新飘花电影网

加入收藏设为主页

热播推荐: 《绿箭》第七季更新至第05集 《行尸走肉》第九季更新至第06集 《人类清除计划》第一季更新至第10集 盛唐幻夜连载至24集 闪电侠第五季连载至第4集
当前位置:主页 > 分集剧情 > 剧情介绍页面

大明按察使分集剧情介绍(1-30集)大结局

大明按察使分集剧情介绍(1-30集)大结局
片名:大明按察使分集剧情介绍(1-30集)大结局
发布时间:2017-04-05
在线追剧:免费高速在线播放秘密通道
注意:请勿必使用迅雷软件(迅雷7)下载本站的免费电影!>>>>

迅雷下载

【大明按察使分集剧情介绍(1-30集)大结局】该片详细剧情和剧照:
大明按察使第1集剧情介绍

  明朝年间,朱棣在南京坐上皇位,立足未稳,时闻江南一带凶案迭起,不能平伏,百姓惊惶失措,怨声载道,在众臣的推荐下,遂派御史周新为浙江按察使,前往凶案频发的浙江,察视案情,整治政纪,平息民怨。周新领命至浙江任职,独自一人,私访暗察。浙江,余杭县的一个夜晚,一场凶案发生在东渡村,新郎倒地后新娘柳玉妹匆忙逃走,在街上跑动的柳玉妹被杨林接应,他们在街上仓惶逃走时被镇上衙役发现,扮成算命先生的周新看到后上前替他们解围,还慌称是他们亲人,衙役认为他们行迹可疑,周新自称找不到客店住,在衙役的带领下他们住进一家客栈。余杭知县范自高夜里查狱,他听到关押犯人的求饶声音感觉到满足。

  范自高收到东渡村的命案消息后马上赶往现场,看过后判断是被毒死,死人家属大喊冤枉,还一口认定就是新娶的儿媳妇柳玉妹所为。天没亮明杨林带着玉妹从客栈的房间里悄悄溜出去,周新听到声音起声查看,店掌柜看到他们后询问起来,他们谎称要上茅房。

  范自高仔细验看凶案现场,桌上酒杯里残余物毒死了拿来的鸡,范自高命人四处搜索杀人凶手。衙役来到客栈搜查,柳玉妹被发现,她被当成杀人凶手,杨林也被一块儿带走,周新上前理论时也被抓走。周新书童来到余杭县后打听县衙位置,他在街上被痞子宋三虎带人欺负,路过的好人路见不平后拔刀相助。

大明按察使剧照
大明按察使剧照

  书童想推荐他给老爷周新做事时被拒绝,周新再三交待他不要透露自己的身份。周新被关入大狱,他不明白为何那里关押那么从犯人,听了众人之言后看出知县肯定有问题。周新的书童在县衙门口被拒之门外,范自高来到监狱中询问杨林,杨林坚持说他们没做伤天害理的事情,范自高命人给他上刑,杨林再三求饶,很快晕了过去。

  周新为杨林鸣不平,柳玉妹替杨林求情,还要招供,她愿意承担罪责,只求放过杨林,周新在监狱中看在眼里,柳玉妹被提审公堂,范自高对他的做法十分满意,还向中丞炫耀,周新大叫他的审案方法实在高明,实际是在讽刺范自高。范自高看到周新后上前询问,问过之后了周新谎称是算卦之人。柳玉妹求范自高替杨林治疗伤口,晕迷的杨林被关入大牢,周新自称他和案子有牵连,但范自高认为他毫无相干,周新一再要求之下被带上大堂。

大明按察使第2集剧情介绍

  柳玉妹在大堂上讲述当晚洞房情况:当夜宋三虎等人跟随陶某来到洞房中胡闹,柳玉妹也是被逼嫁入陶家,她在洞房反抗后推开陶某,陶某倒地不起,柳玉妹看到桌上的杯子后将砒霜放入杯子用酒冲开,她原本准备自己喝下,没想到陶某醒来后端起来喝下去,陶某中毒后柳玉妹受到惊吓后逃走。范自高认为柳玉妹的话是一派胡言,他要定案时周新问起真相如何?周新没亮明身份。

  范自高判断柳玉妹和杨林有私情,柳玉妹当日被抬上轿后赶往东渡村,途中意欲跳河时被人拉回,还认为柳玉妹在拜堂后杨林溜入洞房将毒药交给她,柳玉妹否认范自高的推断,但承认陶某是饮了毒酒而死,她一口咬定陶某的死和杨林没关系,范自高问起毒药从何而来,柳玉妹的话被他再三质问。

  盖世堂的老板被叫住大堂,被打伤的杨林也被带上,周新向范自高询问陶某死状,范自高指责他随意插话,周新拉到大堂外面。盖世堂的杜老板被范自高询问,杜老板承认杨林在店里买过砒霜,杨林承认买了砒霜,但不是为了毒害他人,他是想用砒霜和柳玉妹一同赴死,砒霜共分为两包,两人各有一包。

  杨林身上包砒霜的纸被呈到范自高面前,范自高不听他的解释就匆忙定案。范自高自称入仕多年来最佩服当朝两位高手,一位是锦衣卫指使使纪纲大人,他最配服的是纪纲的那些刑具,另一位是铁面御史周新,最敬佩的还是铁面二字。柳玉妹一心想死,但求范自高饶过杨林,杨林也求死,他想和柳玉妹关在一间牢房里,范自高没有同意并将他们分开关押。

  范自高要退堂时周新站出来,周新要听他审断自己,中丞劝他不要和周新计较,但范自高发怒之后要打周新三十大板,周新提出质疑,范自高只好免去大板并让他离开,周新提出将功赎罪,他对范自高刚才审案进行纠错,范自高十分生气,周新看出另有隐情,范自高认为审的滴水不漏,周新提出和他打赌,范自高在中丞的劝说下答应下来。

大明按察使第3集剧情介绍

  范自高在周新的要求下带人来到命案现场查看,范自高将他的分析全部讲出,他一口认定是砒霜中毒,周新提出质疑,仔细观察额头后发现有明显的撞痕,那才是血迹的根源,范自高对周新的判断表示反对,周新对他的无知嗤之以鼻,范自高生气之下又想打周新的大板,但在中丞的劝说下范自高给高新一次决断的机会。

  周新提出传唤闹洞房的那群人,范自高命人将他们全部叫来,周新让他们那晚闹洞房的情形全部说出来,他在洞房外面发现雷公藤浸泡之水,鸡子喝过之扣倒地死亡,那是中毒的全过程,有的只是抽搐,周新知道雷公藤的根是最毒之物,他认定陶某死于意外,宋三虎也不清楚雷公藤有毒。范自高对周新的判断给予支持,他在公堂上改变了审判,杨林和柳玉妹被当庭释放后遣回家中。

  周新在案子结束后向范自高提出打赌之事,范自高发怒,还命人赶走周新,衙役从周新身上搜出官印呈上,范自高看到是浙江按察使的官印,他起初认为周新是骗子,还判断周新偷了官印。周新书童及时赶到后宣读圣旨,范自高诚惶诚恐,众人跪下,周新命县丞和衙役起身,范自高跪在地上十分害怕,起身后被周新问起三十大板之事。

  范自高只得愿赌服输,周新亲临监狱让范自高介绍县狱情况,他清楚里面关押的人数,很多人都大叫冤枉,周新要知道那些罪犯的详细情况,但范自高说不清楚,周新要坐镇大牢将所有犯人的案宗一一查明。胡大汉被传至周新面前,周新要知道范自高当初的判断,他发现卷宗上没有现场勘察记录和口供,范自高解释是公务繁忙。

  胡大汉面对周新的询问坚持说自己没有过错,他大喊冤枉,还拿出怀里的小楷字样交给周新,胡大汉当时是被屈打成招。周新要见举报人,县丞说起赖小手,周新听完后命人将赖小手带至大堂。

大明按察使第4集剧情介绍

  赖小手被周新质问,他认定那个黑大汉就是胡大汉,周新让他说明当时的犯罪经过,胡二被杀的过程让赖小手描述的十分精彩,赖小手的话被周新认为是一派胡言,周新询问他当进身在何处,还推断案子是他亲自做的,县丞带人从赖小手家里搜出物证,范自高只好升堂重审。

  赖小手面对物证不敢狡辩,范自高将他关入大牢,胡大汉被当庭释放,周新让人拿二十两银子交给胡大汉回去调理身体。张屠夫在周新面前喊冤,范自高认为审案没错,张屠夫冲出县衙后被衙役抓回去重新关入死牢。县丞将当时情况描述给周新。

  周新带人来到死者家中仔细勘察现场,血迹两边颜色不同,老县丞曾在卷宗上注明,范自高说起滴血认亲说法,周新清楚没那么简单,范自高对他的分析并不全信,他推断是先杀人后杀猪,范自高将他的想法说明,周新认为那里不是第一杀人现场。

  周新在树皮上看到血渍,现场发现遗留特,周新命人将女主人叫来询问,她确定那东西是自己丈夫的,周新推断这家男主人肯定不是张屠夫所杀,范自高将嫌疑人带回去审问。

大明按察使第5集剧情介绍

  毛屠夫夜里调包物证时被周新带人当场擒获,他在大堂上承认案情,毛屠夫当时要去杀猪时被那家男主人碰上,他被痛打一顿,当时气不过才拿刀捅人,没想到那一刀扎在对方的胸口,男主人当场身亡,毛屠夫将他拖入猪棚后逃走,还拿走了杀人凶器并处理了现场。

  毛屠夫杀人后躲在家里寝食难安,张屠夫被抓后他有些侥幸,但此时已经认罪,范自高命人将毛屠夫押入死牢,毛屠夫听老县丞说起周新的绝技,周新道出其中秘密,毛屠夫也是自投罗网。范自高对高新的判断十分佩服,他自认为余杭县从此平安无事。

  周新提醒范自高多年来的审判,范自高自知不足之处,周新准备上书吏部免除范自高的职务,永不录用,周新劝他回携家人回乡下务农,范自高只得认栽。周新带书童小榔头悄悄离开余杭县后赶往杭城,书童在途中休息时看到几个身带兵器,周新不以为然。

  小榔头担心途中安全,他一再向周新说起面熟的英俊小哥。杭城府官员吴大人听说范自高的事情后派人在城门口仔细验看,还想未雨绸缪。周新和小榔头行至五里亭,因途中劳累而歇息,周新发现绿头苍蝇围着马头打转,小榔头撒尿时发现林中死尸,他大声喊叫时周新赶过去查看。

  林中发现一具死尸,绿头苍蝇很多在上面飞转,小榔头发现附近物品后周新捡起,周新对现场仔细勘察,他让小榔头留在那里紧盯,不得让闲人入内,周新找人来接应他。吴大人穿着破烂衣服来到城门口视察,周新骑马来到杭城。

大明按察使第6集剧情介绍

  周新拿着捡到的印章去店铺里打听时被人跟踪,随后周新见到杭州知府吴大人,周新向他说起五里亭的谋杀案,吴大人马上派人赶过去。小榔头坐在五里亭里等人前来接应,身后出现的英俊少年将他吓了一跳,小榔头在林中向他说起林中死尸,还说明了周新的身份,对方没想到他们与当官的有联系。

  周新带着吴大人要给他换一身新衣服,吴大人诚惶诚恐,周新在店铺中打听到那枚印章的下落,打听之后得知印章店铺的男主人两三月没回家,周新拿出印章给她看,她承认是店里印章,周新的问话让她有些惊慌,他看到段无量从一旁出去。

  小榔头见天色快要暗下来,他心中不由地害怕起来,衙役到后他才安心。店铺女主人来到五里亭认尸,吴大人将案子交给两名衙役去办,还承诺他们破案后重重有赏,他们也感觉难办,两人随后去了五里亭打算守株待兔。周新在饭馆里观察着段无量的一举一动,段无量调戏民女时周新上前阻止,段无量将他推开。

  英俊少年上前扶住周新后来到段无量桌前喝酒,段无量亮明身份,他是杭州城中有名的段氏双雄之一,段无量的哥哥段无极在军中效力,他酒中被人下药还悄然不知,酒后住进客栈。周新见机也在客栈留宿,他被夜里的店中的怪诞情况吓了一跳,还被人提醒不要在夜里乱走动。周新听到外面响动后见到死尸,他仔细查看时听到外面喊叫官府有人来到,周新拿上桌上纸条后悄悄离开。

  衙门的推官来到客栈后带走所有住店的人加以询问,周新也在其中。衙役在五里亭蹲守时发现可疑人员后将其捆绑起来,动手逼问后绑人道出实情。

大明按察使第7集剧情介绍

  周新被盘问起来杭州城的目的,他自称权吉,店老板解释说是点心被人做了手脚,客人们都睡的很死,周新谎称他什么都不知道,但他鞋子上的血迹引起怀疑,周新只好说出他进了杀人的房间,推官问起桌上插的那把刀,刀下扎的纸被问起来,周新难以解释,他住的房间紧挨被害人,周新想要走时被当成嫌疑人,他被锁起来。

  年轻的推官余人杰放了除周新之外的其他人,吴大人看到周新被绑后赶忙命从将绳锁解开,周新正准备去看一下杭州府的情况,余人杰也一心想如周新那样做一名铁面判官,他向吴大人汇报说死者正是段氏兄弟的老二段无量。周新悄悄离开后见到刺杀段无量的那伙人,他质问他们用私刑结束了一个人的性命,周新没吃店老板送的点心。

  周新那夜看到他们杀人的一幕,段无量因坏事做的太多引起众怒,他曾在屋里和几人厮打,最后被结果性命,周新看完后悄悄离开并回到屋里。周新当时故意在衙门前替他们做掩饰,段氏兄弟多年来在杭州做了很多坏事,周新悄悄离开并留下字条,思琪猜出他的身份,他们打算分开而走。

  周新看着段氏兄弟的罪孽后也认为段无量是死有余辜,衙役带着包袱里的东西交给吴大人,吴大人自认为可以向周机报喜。段无极得知弟弟死讯后十分伤心,他发誓要报仇雪恨。余人杰从酒馆出门后被段无极叫住后拉入马车带走,吴大人向周新说起凶犯被抓到,周新看到那些钱财和印章,五里亭中被抓的阿财带上来,周新看到阿财已被打的遍体鳞伤。

  阿财坚持称那布袋是捡来的,在周新询问之下他承认自己是偷来的,周新不想关押无辜之人,还指责衙役随便打人,赚犯阿财被带下去。周新让吴大人派人去清河坊的德兴盐行查看情况,查过之后吴大人怒斥衙役。余人杰下了马车后猜出是段无极抓他前来,段无极让他办案后才能解脱,还用恶言来要挟他。吴大人向周新问起对案情的看法,周新再次来到死者家中向女主人问起情况,姚千的名字被她说出。

大明按察使第8集剧情介绍

  余人杰回去之后开始明察暗访,他在那家店里住下时发现一枚银钗从床上掉落,发现可疑之人后出门跟踪过去,余人杰救了要被杀人灭口的店小二,店小二醒来后被他问起住店之人。姚千夜里回家时被周新问起来,他被吓了一跳,周新径直走向他的内室。周新向姚千问起朱老板已死的情况,姚千猜出他是差官,周新看出姚千十分紧张和害怕。

  姚千向周新说起他当时去找朱老板借钱进货,还谎称朱刘氏并不知情,周新从姚千房中看到朱刘氏的画像挂在墙上,姚千说起喜欢她的原因。周新在姚千面前道出案情,姚千大喊无辜,他交待了那天的情况,酒后他说了一些心里话,朱老板当时一怒之下打了他,有人上前劝架并说和两人。

  周新向姚千问起那天劝架之人,姚千后来也没再见过他,姚千闻到那人身上的酸臭味。周新来到赌场仔细观察那里的赌徒,可疑的赌徒被他发现,周新想让他带自己去家里查看。吴大人对凶犯在杭州大堂审讯,杀人犯交待了案情,他劝架时在饭菜里做了手脚,朱老板出城后不久肚子难受,杀人抢劫后的几十两银子在赌场里一夜输光。

  周新从杀人犯的手上看出他曾想戒赌,但罪不可郝,吴大人命人将其押入大牢待秋后问斩。吴大人深夜在屋内饮酒时段无极悄悄来到,段无极说起他的弟弟的死,他让吴大人马上查案并尽快抓到凶手,吴大人自称案子交给余人杰来办,段无极一怒之下掀翻桌子后离开,吴大人也是拿他没有办法。

  思琪被安排成捕手留下来,她不想睡大通铺,实际上是女扮男装,她让小榔头帮忙找个单间住,小榔头将她的行李抱到自己床上,思琪用屏风将房间隔成两半,她向小榔头解释说自己是睡相不好。吴大人将那堆白骨让周新看,三年来也是他最大的心病。

大明按察使第9集剧情介绍

  周新对白骨案十分感兴趣,吴大人向他说起其中缘由。老管家将挖出一副白骨的情况告诉冯老八,下人们也议论纷纷,冯老八遣散那些在后院井里干活的工人,冯家门口被人贴出告示并说明白骨之事,冯老八担心有人去官府告他。

  吴知府听到击鼓喊冤的女人后大加指责,还派人将她赶走,她知道吴知府和冯家是亲戚,围观的老百姓们也说起白骨之事,吴知府只得借查案之机关门。周新向吴知府问起冯老八的情况,吴知府认为冯老八没那大的胆量,冯老八害怕出事,他私自埋了白骨,冯老八一直被关在牢里,案子是上余人审理。

  当时余人杰来到冯老八家中质问他白骨何在,冯老八自称是下人们将其扔掉,还不知道白骨的下落,余人杰提出搜查,他是有备而来,在冯家下人的指认下白骨被挖出来,冯老八被带入衙门,余人杰回去后对白骨仔细查看,他年少气盛,心气很高。

  周新在监狱中见到杀人嫌疑犯冯老八,回房屋后他让思琪帮忙看一下那副白骨的性别,周新闻到她身上有花香的味道,还让她帮忙开拓一下思路,思琪建议他找余人杰回来。余人杰跟随吴知府见到周新,周新让余人杰说明他如何证明白骨就是失踪的储十方,余人杰将他的判断一一说明。

  周新对余人杰的推断不时地提出质疑,他用水缸来做实验,那证明了余人杰的判断并不是十分准确。余人杰不明白冯老八为何要弃井不用,那些巧合才让他推断出其中结论,周新根据经验推断出那副白骨在三年左右,案卷中发现一封遗书,小榔头将它读出来,周新暂时没有破解之术。周新找思琪说起案情,思琪将想法说出,周新让她去冯家大院找附近打探一下储十方的为人,小榔头想陪她一同前往,思琪答应了,两人扮成卖柴之人来到冯家附近打听。分集剧情网

大明按察使第10集剧情介绍

  思琪打听到储十方出事后附近的小吃店关门,以前叫嘉南小吃饭,经营的女人是从嘉南而来,思琪来到新开小吃店后拿走以前的账册,小榔头和思琪回去后向周新讲起打听到的情况,周新知道嘉南离杭州有二百里,思琪想去嘉南寻找那名妇人,她怀疑账册上的地址就是那个小妇人的住址,思琪准备换一身装束上路。

  小榔头一觉醒来见思琪不在房中,等他回头时看到扮成女人装的思琪,两人出门以姐弟相称,小榔头看她的身段像女人,思琪否认。思琪和小榔头根据账本上的地址找到那家嘉南小吃店,还见到那个小妇人,思琪让小榔头小声说话,她向伙计打听起男主人,伙计悄悄告诉妇人,见妇人离开时他们跟随过去,他们在窗口看到里面的情况。

  储十方被思琪抓获,储家妇人也被带上公堂,她在公堂上见到储十方后大加指骂,储十方说他和别的女人去了外地,吴知府对案子重新进行审理,储家妇人也在堂下求情,储十方被拉出去痛打四十大板后关押起来,冯老八因白骨案暂时不能释放。余人杰再次来到冯家后院的旧井旁仔细勘察,他在井口旁见到一根烂绳,询问过管家之后才知道那后院原来不是冯家的。

  思琪因抓获储石方而被周新安排了单间,那里布置的像是个女人房间,小榔头想和她做结拜兄弟。周新找思琪谈话,他很早就怀疑她的身份,只是她的一身好功夫被蒙混过关。周新让思琪提防段无极,最好让她的那些兄弟们远离。余人杰将找到绳子的线索汇报给周新,那口水井原本是开糕饼店人家的,周新对白骨重新查看后发现死者是鸡胸。

  思琪打听之后得知糕饼店的账房先生身体前凸后弓,她看到身着便装的余人杰,余人杰有些惊讶,两人一同找周新汇报情况,找到胖老板成了关键人物。余人杰和思琪扮成夫妻来到距杭州城外十里的糕饼店,余人杰在门口假装酒醉大叫要找袁胖子,见到袁胖子后以找账房先生为由胡闹起来,思琪趁机进入内室,她在院子里见到账房先生的夫人,她自称男人已死在老家,思琪说出的真相让她有些害怕,她交待自己男人是被袁胖子所杀。

大明按察使第11集剧情介绍

  袁胖子和妇人被带至公堂审讯,妇人交待当时情况,她入城看望丈夫时被袁胖子引诱,袁胖子为了能得到她而杀害账房,然后捆上石条后扔入井底,袁胖子是为了安全得到她才那样做,后来把井卖给冯老八,袁胖子一直将她关在后院不让出门,案情大白天下,冯老八被无罪释放。

  段无极突然出现在余人杰的背后让他有些害怕,他向余人杰问起案件进展情况,段无极还将画像交给余人杰,他怀疑那副画像是很重要的证据。小榔头来到思琪房间后见她一身女人装扮,周新进门后他生气跑开,思琪追过去解释起来。

  周新看到富商高守仁要送给皇上一船金丝楠木,吴大人也大发感慨,他们都羡慕高守仁的钱财。吴知府接到高守仁五十大寿的请柬后准备前往,周新不想前去,在京为六品官的高俊也赶回家中。吴知府在去高守仁家里的途中以忙为由没进门,入夜后高府歌舞声平,杭州的许多富富都应邀在席。

  寿宴上几位富商调戏女丫鬟时被高守仁怒斥,还发生了打斗事情,最后众人人不欢而散。寿宴第二天早上下人发现高守仁死在房中,高俊命人马上报官,余人杰接到报案后赶往现场勘察,从屋里出来后见到同科进士的高俊,余人杰推断是谋杀,目前还没找到证据,高俊向他说起寿宴时的情形,余人杰提议让高新来查,高俊已将案情上报刑部。

  周新从思琪那里知道吴之问没去查案,京城派了官员前往查验。

大明按察使第12集剧情介绍

  高俊向刑部右侍郎祝富贵提出让余人杰助他办案,余人杰听他调遣,吴之问在一旁也没有说话。周新无事一身轻,他来到河旁钓鱼。祝大人带人来到高守仁房中勘察现场,他自认为心中有数并有七八分把握,证据尚未查实的情况下对嫌疑人动刑,吴之问提出质疑时被驳回,高俊感觉不妥,他猜想父亲和生意场上的结下积怨,高俊想在杭州府的文库案中查看线索,余人杰前往查看。

  嫌疑人被屈打成招,他们都交待雇佣杀手做案,祝大人被戏弄。余人杰将库房中的案宗借出查看,富商家属在杭州府前喊冤,吴之问再三解释。周新在高府墙外仔细观察,没发现有人借助外力进入高府的痕迹。皇上得知北京新宫的建造出现问题,询问之后才知道杭州查案之事,被祝宝贵抓获的两个商人险些丧命,皇上命周新介入调查。

  周新建议先释放两名富商回家治病,他对高守仁的尸体重新验看,还来到凶案房间加以推断,周新判断杀死高守仁的刀没有放血槽且不是高手。周新命人叫来侍奉高守仁的下人询问,高守仁的侍女是那晚最后一个见他的人,她交待了那晚的情况,她因为劳累才睡到天亮,听到外面喊声才醒来。

  周新看出小梅没说实话,询问之下她承认高守仁的房中在那晚有响动,她起身后进入高守仁的房间时看到他已倒下,小梅交待高守仁枕头下面经常放有一把短刀,她被周新询问之时有些紧张,周新提出去她房间看一下,搜查之后发现金镯子和羊脂玉的挂件,小梅一口咬定是高守仁送给她的。

  高守仁让小梅陪他睡觉,她起初不愿意,但高守仁力气大,小梅也是无能为力,她巴不得高守仁被人弄死,小梅否认杀人,高夫人突然进门为小梅做保,她交待高守仁是个淫乱之人,府里有姿色的丫环都被高守仁玷污,高夫人已将受害的女子安抚好,周新让小梅陪夫人回去休息。

大明按察使第13集剧情介绍

  祝富贵向周新问起对案情的看法,余人杰也认为小梅杀人的可能性不大,凶手让众人不解。吴之问无意中看到高俊在查看余人杰借出的卷宗,高俊故意没去查案现场,吴之问提醒他那些卷宗非查案之人是不能看的。管家向周新交待小姨瑞云走的时候比较匆忙,还带了大包袱,周新派余人杰云桂花镇找她。

  高俊小姨瑞云被带至高府,周新询问那些东西的来由,瑞云跪在地上承认高守仁是她杀的,那些东西也是她拿的,高俊替她辩解,周新向她问起杀人原因,她十七岁那年被高守仁欺骗,她成了高守仁欠债的抵押物,当年高守仁生意场上不顺将她嫁给债主,瑞云被踢落肚子的孩子后终生不能再生育,她被夫家休了之后仇恨一直没有消失。

  瑞云讲起那晚杀害高守仁的经过,周新问起刀在何处,瑞云解释刀扔入护城河内。高夫人突然在房内自杀让周新等人赶过去,高俊跪在床前哭泣,周新看到遗书和那把杀人凶器,高夫人在遗书中承认是她杀害了高守仁。

  周新认为此案没那么简单,祝富贵和吴之问都同意结案,周新对于高夫人之死十分怀疑,他无法说服自己,周新怀疑高夫人没说实话,那封遗书让他认为背后肯定有秘密,周新要继续追查下去,高俊突然跪下坦白认罪,他承认自己杀了高守仁,高俊不得不说,周新让他站起来说明杀人经过。

  高俊在寿宴后扶高守仁回房间,他对于宴寿上的那幕感到羞耻,酒后心里的怨气更多,不知不觉走到高守仁的房间里,高守仁醒来后两人争吵起来,高俊将高守仁推倒在床上,高守仁拿刀要教训他时被高俊误伤,酒清醒之后高俊跑到母亲房间说出他杀了高守仁。祝富贵听完指责高俊无耻,高俊之前的做法只是故做姿态。

大明按察使第14集剧情介绍

  高俊被周新质问他为何查询以往案卷,他解释是一时好奇,周新对高守仁的死不感兴趣,高俊拒不交待原因,他被拉下去痛打四十大板。余人杰从那些卷宗中拿出一张,周新判断高俊肯定对它有兴趣,他对那个旧案也很感觉兴趣,余人杰按周新要求将二十年前的偷盗案说明,姜恩因偷盗被判三年,是高守仁当年故意陷害所致。

  姜恩入狱后未婚妻被退婚,女方家人不想让女儿嫁给偷盗之人,结果女子嫁给状告姜恩的高守仁,因为高守仁早就看上她,姜家父母气愤不过,衙门没人替他们过问,一年之后高家所生的儿子叫高俊,高俊清楚高守仁的恶行,他不敢想像世上竟有如此小人,高守仁酒后吐真言的生意之道让高俊明白真相。

  高俊来以母亲房中问起当年之事,高母承认自己是被抢来,她没说出真相是担心高俊受不了,她一直忍着,高母告诉高俊说他是姜恩的儿子,她一辈子心里认可的丈夫就是姜恩,高俊得知真相后才喝了很多酒,来到高守仁房间里后才发生那一幕。

  高俊再次道出当晚真相,高守仁追赶他的时候被门碰上手里的尖刀意外身亡,高俊并没杀他之意,高俊对他当晚所做之事记忆迷糊,余人杰推断杀人者可能是高夫人和瑞云。

大明按察使第15集剧情介绍

  余人杰向思琪说起他在办案中的难处,思琪不明白那根发簪为何会在他手上。周新妻子在来的路上听老百姓们对周新夸奖,她心里十分安慰,见到周新后十分高兴。吴之问派人给周新送去的上好绸缎被退出,他发愁之际被夫人提醒,吴之问准备在周新妻子身上下功夫,吴夫人牵着买的鹅给周夫人送去,周夫人和小榔头相信了她的谎言。

  思琪向周新说起余人杰仍在查段无量的案件,周新命人将案子转给按察司,思琪担心他会得罪段无极。周新听完夫人说起白鹅之事,他感觉定有蹊跷。吴夫人按周新的想法将白鹅还给吴府,众人看到告示后嘲笑吴之问。吴夫人发现周夫人爱戏,她向吴之问建议请名角萧长生过来,意图是拉拢周夫人。

  吴夫人趁周新不在家中之际去找周夫人去看戏,吴之问已提前故意支开周新,周新要回家时才听吴之问说起夫人都在戏园中,两人一同来到戏园见到夫人。思琪扮成男装来到戏园,余人杰也过去看戏,小榔头扭头时看到思琪站在后面,思琪怀疑余人杰在跟踪她,她让余人杰转告段无极说案子已交给按察司。

  余人杰对思琪有所怀疑,他知道她不是坏人,只是画像上的人和她长得太像。假冒给吴之问送点心的人被余人杰放入园,送点心的人将点心送至戏台后面的化妆间,他自称要送点心给萧长生,萧长生的侄子接到点心后拿走。在台下看戏的周新困乏之下睡着,萧长生上台演出让众人大加鼓掌。

大明按察使第16集剧情介绍

  萧长生在台上表演时突然感觉胸口难受,台下观众认为他倒下只是表演的一部分,没想到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等人发现萧长生已死后台下十分惊慌,周新听到响动后马上去勘察情况,来到戏台后面后让众人不要乱动。周新对萧长生的尸体仔细验看,他向吴之问询问当时台上的情况,萧长生当时表演的叫僵尸跌,那也是他的绝活儿。

  周新想知道萧长生在舞台上是否有异样的情况发生,周夫人来到后台说起她的怀疑,她看出萧长生眼神里的痛苦和愤怒,周新对于萧长生的死疑虑不少,他看到余人杰和思琪也在,周新让他们帮忙断案,戏班的人都不许离开,思琪还派衙役守在那里看守。萧长生七窍流血而死让余人杰判断是中毒而亡,周新要一查到底。

  周新见到萧小生的侄子小宝在哭泣时问起班主,班主将情况说明,小宝有些害怕。在小榔头的劝说下小宝说出萧长生死前吃东西的情况,周新让他叫班主过来,他们对后台戏迷们送的食盒和花篮仔细查看,结果发现吴府送的点心里少了一块,鸡吃完点心后安然无恙。周新根据种种线索判定下毒之事绝非寻常,他对戏班之人逐一询问。

  周新和余人杰商量案情,他无法说服自己,周新不相信萧长生在演出期间不吃不喝,余人杰找班主询问萧长生喝水的杯子,班主将萧长生的情况说明,小宝拿出萧长生一直喝酒的酒壶,还把萧长生的习惯都讲出来,周新将酒壶拿走。余人杰在戏台后面看到打扫卫生的戏子在地上捡到一根芦杆,他要过之后将它带回。

  周新验出酒中之毒,他故意和吴之部演戏给小宝看,两人一唱一喝。

大明按察使第17集剧情介绍

  小宝被周新和吴之问的一惊一乍吓到,周新向他问起萧长生的饮酒习惯,萧长生在演僵尸跌之前都要大喝三口酒,周新多少明白,他判断宝剑记开始前酒中被人下毒,只是不明白毒是如何放入酒壶之中。余人杰将发现的芦杆交给周新,周新来到发现它的地方寻问小宝,还看到小宝头上被嗑了一个包。

  小宝回忆起当时后台的情况,他当时一不留神被东西撞到,只是天黑没看清,酒壶一直被抓在手里,他在快摔倒的时候被人扶起来,感觉像是一个女人,周新顿时明白了。周新让班主将需要的人员都请到台上,他要再次上演一出宝剑记,余人杰和思琪都感觉吴之问演林冲很合适。周新在后台仔细观察着后台的一举一动,他看到扫地的长发女人后心中起疑。

  周新径直走向扫地的长发女子,她叫阿杏,是在后台做杂活,那些戏她已经看多,周新向她问起当时萧长生猝死的情况,阿杏面对质问时十分镇定。吴之问气喘吁吁下台,周新让思琪和小宝准备好,班主叫住要走的阿杏,周新再三交待班主要按当时的情况布置,小宝按要求走过去,阿杏想走被周新叫住,周新演示了下毒之法。

  众人被周新叫到戏台前,周新将案件推断出来,丢失的杏仁糕起到黏合毒品的作用,周新知道要准确做到那些十分不易,阿杏的阴谋被识破,她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,阿杏没有离开是明白杀人偿命的道理,周新想知道萧长生被她杀害的原因,阿杏承认萧长生是被她毒死,她认为萧长生是罪有应得,她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活死人。

  阿杏指责吴之问十年前和萧长生曾陷害自己,吴之问面对逼问认出阿杏的样子,他说起阿杏有个戏名叫小杏仙,十年前她曾是江南一带有名的女旦,小杏仙说出萧长生当年霸占了自己的身子后将她卖去做了十年苦役,她一辈子毁在萧长生手里,十年前她喜欢上了初出茅庐的萧长生,那时候她极力想捧红萧长生,还安排他和自己演对手戏,两人有了私情后小杏仙怀了他的孩子,小杏仙放弃了演戏想和萧长生生活在一起,萧长生名声日渐红火,直到有一天她听说萧长生和一个贵妇人有私情,追至苏州后向官府告状,结果被任通判的吴之问派人赶出苏州府,她在城外的破庙中生下孩子,后来孩子被寄养在一户好心人家,回戏园后被萧长生劫持,萧长生将她脸划伤后卖至南海荒岛做苦役,阿杏为了接受萧长生才进入戏园当下等人,她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才摸清萧长生的生活习惯。

  小宝猜想阿杏可能是他娘,阿杏难以相信,小宝拿出手绢上自己的生辰八字,阿杏确认小宝是自己的亲生儿子,母子两人抱头痛哭,阿杏没想到儿子还活着。

大明按察使第18集剧情介绍

  阿杏服毒自杀,她死前求周新能把她和萧长生安葬在一起,周新答应合葬两人。吴之问向众人说起十年前的真情,那只是一个可怕的误会,小宝在父母坟前发誓会好好活下去,班主带小宝离开。思琪没想到人会爱的那么深,余人杰望着小宝远去的马车也感慨万千。

  段无极坐着马车为周夫人送行,他张口就和周新攀亲,段无极借周夫回京之际捎些土特产给梁御史和纪大人,周夫人原本要骑毛驴回去,思琪讲话时被段无极盯上,周新以周夫人腰疼之病为由安排她走水路去京城。段无极此来还是求周新为段无量之死,周新拿出揣在身上的段氏兄弟恶行给段无极看,段无极出言威胁他,周新并不畏惧。

  周新带小榔头和思琪赶往处州,他们在途中遇上一位老妇人带着小孙女茶花在寻找大孙女菊花,菊花不久前上山打猪草时失踪。周新来到圆清寺准备借宿一晚,思琪扮的是女装,周新进寺后察觉有些异样,他们被安排住下,小榔头感觉住的很舒服,她不理解和尚为何只给他们安排一个房间。

  周新对院里其中一棵梧桐树的落叶而怀疑,老方丈来到周新房中询问情况,周新说思琪是大哥的女儿,婚姻不顺,老方丈上前仔细观察思琪,还劝她不必可于忧伤。周新借梧桐落叶向老方丈问起缘由,老方丈解释成平常之事。老妇人和孙女被圆清寺的和尚拒绝之后又被请回,思琪和小榔头在暗中看到。

  周新夜间来到那棵梧桐树下仔细观察,听到门响的声音后他假装坐下休息,和尚劝他早些回去休息,周新提着灯笼回到房间。老妇人和茶花来到老方丈房中,老方丈向她们说起这一带常有土匪和猛兽出没,这才叫人追回她们。

大明按察使第19集剧情介绍

  小榔头夜里上茅房时看到奇怪的身影,听到小女孩儿的哭声后悄悄过去,没走到跟前就被一头巨大的猛兽吓跑,思琪经过老婆婆的房间时啥也没听到,她见到小榔头后听他说起鬼怪之说,小榔头劝她不要过去。思琪在老和尚房门前没听到任何响动,小榔头听到对面有人撒尿,起身看时被思琪吓了一跳。

  思琪发现圆清寺的每个地方都很安静,她什么也没看到,小榔头一口咬定就在去大雄宝殿的路上。周新一早吃早饭时被和尚问起法事,他们要匆忙赶路,老婆婆带着孙女出现时他们上前打招呼,她的大孙女还没找到,周新带人先行一步离开圆清寺,在出门时闻到肉味。

  周新遇到方丈后思琪被送了一件开过光的佛珠,老妇人和孙女要走时被方丈送至大门口,方丈也送给她孙女一串佛珠。周新和老妇人在圆清寺门口告别,还提醒她在回家的路上注意安全。小榔头发现圆清寺的老和尚总是盯着思琪看,周新在前面走时听到他们的谈话。

  老妇人和孙女一同在山林间赶路,因劳累两人坐下休息。周新路遇亭子后休息,小榔头躺下不想起身,思琪看周新一直在想事情,周新也感觉那老和尚有些奇怪,迷药拖延了他们的行走速度,小榔头身体不适,思琪去取水时周新被一群蒙面人追杀,思琪及时赶回救了周新,她在打斗之时发现其中一人是和尚,蒙面歹徒被思琪赶走,思琪奉周新之命赶去营救老妇人和她孙女。

  周新和小榔头先行来到处州官府见到莫文渊,莫文渊已准备好饭菜招待他们,周新向莫文渊问起治安问题,莫文渊再三表明自己的的决心,周新要查看各县呈上的卷宗并一一对照,图上画圈处都是少女失踪之地,圆清寺成了最大的嫌疑之地。

大明按察使第20集剧情介绍

  思琪向周新汇报说老妇人和孙女被人追杀,老妇人被人发现在山中无人处,她的小孙女坠崖。周新推断所有这一切都是圆清寺的方丈背后指使,莫文渊按周新的要求派出衙役赶往圆清寺,他们在途中被蒙面歹徒袭击,思琪带人及时赶到制服歹徒,歹徒是那些和尚,其中一人还是圆清寺老方丈的徒弟。

  周新带人来到寺院时让和尚们十分惊慌,老方丈假装镇定,他认出处州知州莫文渊,周新自称是谈生意而来,小榔头拿出腰牌给老方丈看,老方丈要借机离开时被周新叫住,周新带他们来到那棵梧桐树下,还怀疑树叶和失踪的少女有关,老方丈失口否认。周新命衙役将那棵树刨开,衙役发现那个无辜少女的尸首,老方丈将责任推在徒弟身上。

  周新要将寺院从里到外搜查一遍,莫文渊提醒他寺庙的牌匾曾是皇上亲笔提字,周新要让寺院地覆天翻,闲杂人等被赶出大殿,大殿和藏经阁没发现可疑之处,老方丈质问周新。思琪来到老方丈房中仔细搜查,发现暗道后进去查看。周新看到一群可疑人员后让小榔头截,小榔头认出菊花,老方丈出手和衙役们打斗起来,小榔头趁机拉菊花离开。

  老方丈不敌众人被擒,周新发现那些穿着和尚衣服的少女们,小榔头向她们问起情况,但她们都不能说话,周新让莫文渊马上去找解药,思琪将发现的地洞口告诉周新。周新带人来到地道中查看情况,他发现里面的藏獒和老方丈犯下恶行的地方,老方丈失口否认,还拿出皇上御赐的免死金牌。

  周新揭露了江洋大盗黑胡子的真实面目,黑胡子只得认裁,他不明白周新为何看破那一切,周新解释落叶之谜。失踪的少女和家人相认,有些只剩下尸骨,老百姓对周新做法深表感谢,周新又踏上新的征途赶往下一个州县,莫文渊因碌碌无为被革职。段无极来到京城南京找纪纲状告周新阻拦财路,纪纲在皇上面前说起周新破案之事,皇上打算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夸奖周新,纪纲的目的是一箭双雕,他清楚皇上最担心的是建文帝。

大明按察使第21集剧情介绍

  皇上召回周新,周新向众人谈起案情的前后经过,皇上命他将黑胡子带到京城询问,还命周新对杭州的几大名寺加以勘察,纪纲推荐段无极协助周新办理,周新只得遵从皇命。周新返回处州押着囚犯黑胡子赶往京城,思琪想随行时被他拒绝。周新途中收到杭州案情后赶了过去,小榔头和衙役们押着黑胡子向京城走。

  黑胡子背后中箭死在囚车里,纪纲向皇上说明周新被骗走的原因,皇上派纪纲动用锦衣卫在全国的几个大寺院里搜查,是纪纲故意用假消息调开周新,纪纲派段无极在杭州名寺搜查并买回相中的那块儿地。小榔头端着点心给思琪送去,余人杰进门后找她单独聊天。

  余人杰感觉最近要出大乱子,段无极带人从各大寺院搜出不少宝贝,湖边的渔家住户也被搜查。吴之问听到府前告状的百姓后悄悄从后门溜出,思琪女扮男装看到后将情况告诉小榔头。小榔头不想让周新知道情况,周新得知老丈人梁御史突然病重时赶回京城,吴之问来到时周新已经离开。

  周新回京后见到岳父大人已经药到病除,他明白回京之意,岳父劝他回京任职,但周新想继续查案。锦衣卫的人在湖边霸地占房逼得一些百姓无家可归,有人无奈自杀,思琪来到湖边了解情况,余人杰也跟随前来。

大明按察使第22集剧情介绍

  段无极答应将余人杰的侄女还给他,余人杰担心段无极手下糟蹋她,段无极带着余人杰来到兵营的监狱,没想到遇上被捆绑的袁校尉,段无极判断他侄女可能已经回到家中。余人杰找思琪说起被锦衣卫抓走之事,他谎称她是自己的侄女,余人杰去求段无极也是无奈之计,他担心思琪冒险做的事情,还猜想她心里装着周新。

  皇上得知西湖旁的情况后十分恼火,周新的岳父梁大人等其他官员离开后向皇上禀明推荐人选,皇上也同意安排周新去监督御史,但周新提出先去处理西湖之事,皇上同意等周新处理完之后再回京任职。周新刚一回杭州就被老百姓们围住,商人洪铁头的话让他有些生气,周新感觉被羞辱。

  周新向思琪问起实情,思琪不想说实话,周新决定管下去,思琪面对询问只好说出锦衣卫和段无极所为。周新来到西湖旁打听情况,他看到洪铁头正准备进京告状,洪铁佑想把万民折呈到皇上面前,众人在万民折上按下手印。周新知道洪天佑的方式可能替百姓伸冤,老百姓们都不相信官府衙门,周新无奈走开。

  周新半夜来到吴之问府上,吴之问猜出他是为西湖旁之事,吴夫人故意给吴之问身上喷洒,还让他假装喝酒。周新进屋后拿走老百姓送来的诉状,吴之问感觉自己解脱了。周新知道吴之问在装醉,吴之问不敢管,他惹不起锦衣卫。洪铁佑知道周新和吴之问在隔壁,周新听到他的高谈阔论,洪铁佑的九龙椅故事让吴之问闭口不言。

  洪铁佑打开隔板后请周新和吴之问喝茶,他故意用苦茶招待两人,周新谈起正事。

大明按察使第23集剧情介绍

  洪铁佑在吴之问面前提起诉状之事,吴之问让他不要多管,周新想知道真实情况,洪铁佑信不过他,但还是说出真相,周新劝他在结果没出来前不要说话过头。周新生气离开茶楼,吴之问追了出去。洪铁佑喝了两碗茶后感觉身体不适,画眉提议回家。小榔头陪周新在西湖旁转悠,他们看到可疑之人后猜想是段不极的手下。

  余人杰找周新说起思琪扮成女装去西湖调查时曾被抓入军营,周新这才知道自己冤枉了思琪。小榔头得知洪铁佑死后向周新汇报,洪夫人将侍妾画眉告入官府。余人杰对洪铁佑的尸首仔细验看,洪铁佑从小有哮喘的毛病,洪夫人认为画眉是害了洪铁佑。画眉在大学上也是哭哭啼啼,吴之问好心相劝,周新来到大堂之上。

  周新让画眉将经过仔细说明,大夫赶快来时洪铁佑已经死去,周新让思琪找机会将画眉打发走,他和余人杰到洪家。周新看到那些药渣,洪夫人自称是亲自煎熬,原药方已经抓好,周新让余人杰将药包好后带走。周新找来老郎中对药仔细辨认,他这才明白喝茶有相克的作用,来到茶楼后了解茶道。

  周新回去后翻书查阅,还请思琪和余人杰喝茶,几人都感觉到茶的苦涩,周新对案情已有看法。思琪扮成衙役来到春来客栈查寻四川客人,对方已经离开,店老板说起他曾在隔壁的马车店里租车用。余人杰在街上找到画眉,将她带回去后仔细寻问,她逃走是担心被夫人陷害,余人杰让她脱衣服检查,脱完后用被子裹上自己。

  余人杰搜完之后没发现什么异常,他让画眉脱下肚兜,结果发现藏在里面的银票。

  大明按察使第24集剧情介绍暂缺.......

  大明按察使第25集(暂缺)

大明按察使第26集剧情介绍

  周新来到一处房屋的高处查看情况,有些地方的墙面出现裂痕。杭州商人们按风谷抬着财人爷走在大街上,周新看到墙要倒时让众人闪开,思琪带人发现黑衣人后上前打斗,黑衣人中计被抓擒,周新揭下黑衣人的面具后发现不是段无极。

  黑衣人受审时拒不交待,周新原本想凌迟处罚他,但改变了想法,他身后的飞鹰标志证明了锦衣卫的身份,周新知道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是左撇子。周新让思琪将面端给凶犯,主要是想验证他用哪只手吃面条,结果发现那人用的是右手。小榔头好心救了雪雁,她是饿的太狠才晕倒过去。

  纪纲在皇上面前恶告周新,皇上在鼓动之下对周新也产生了新看法。雪雁醒来后求小榔头多留自己一段时间,她煲汤后小榔头端给周新,思琪也闻到香味,周新尝后向小榔头问起汤的来由,小榔头谎称是自己学的。小榔头出门后被思琪问起雪雁,他想让雪雁在厨房帮忙干活,思琪担心陌生人住在按察司会引起周新不满。

  皇上派人来到浙江按察司对周新进行奖赏,段无极提出要看一下凶犯,祝宝贵等人跟随周新来到监牢,等他们来到监狱后发现人已死去,段无极认出是锦衣卫的董标,祝宝贵质问周新为何弄死锦衣卫,段无极认为是有意为之。

  小榔头不明白周新为何受委屈,周新带着吴之问请祝宝贵喝酒。

大明按察使第27集剧情介绍

  喝酒时祝宝贵向周新询问案情,周新让吴之问将详细案情叙述一番,余人杰说起事情经过。小榔头在雪雁面前对周新大加夸奖,她提出送糕点过去,雪雁端着玉露酥给几位大人呈上,吃过玉露酥的祝宝贵突然毒发倒地,吴之问和周新大惊失色,周新命人封锁整个按察司,他判断祝宝贵像是中毒。

  周新佩服下毒之人,祝宝贵和他们同坐一桌吃饭而不幸遇难,吴之问不理解中毒原因,周新将玉露酥放入水是融解后用银钗难证有毒,余人杰看到送菜的人是一名小女孩,吴之问带来的都是男厨子,周新也不认识她,他让余人杰找那名丫环前来问话,询问之后才知道是小榔头带她入内。

  小榔头向周新说明雪雁来历,等他去叫时雪雁已经离开,思琪暗中跟踪偷偷溜走的雪雁,她看到段无极和雪雁暗中交谈,雪雁不忍心那样做,她看出周新是好人,段无极提醒她的身份,雪雁是锦衣卫的一名缇骑。周新让吴之问和余人杰离开,他要向段无极摊牌了。

  雪雁想跑时被段无极一掌打入水中,段无极那样做是杀人灭口。吴之问带着厨子们回府时被段无极堵在门口,段无极自称祝宝贵已死,他不听解释,吴夫人十分害怕,吴之问被请入房中。周新有自己的信念,他问心无愧。思琪等段无极离开后从水里救出雪雁,她看到她背后锦衣卫的标识。

  思琪向周新汇报情况,周新清楚段无极背后的人才是幕后黑手,他安排思琪将信连夜送入京城。思琪和小榔头连夜出城,雪雁醒来后向小榔头说明做的恶事,小榔头向她说明段无极的恶行,她后悔做的那些事情,小榔头用周新的话安慰她。余人杰愿意留下来帮周新,周新坚持他的为官之路。纪纲收到段无极连夜派人送入京城的急件,他看后准备面前皇上。

大明按察使第28集剧情介绍

  纪纲向皇上汇报说周新在杭州冯了大祸,祝宝贵的死让皇上惊讶,纪纲怀疑周新和祝宝贵的死有关,皇上同意让纪纲赶往杭州处理。思琪进京后找到周夫人帮忙见梁御史,她们来到梁府时梁御史已经进宫,追至宫门口才见到梁御史,思琪向梁御史说明情况,梁御史假装生病被抬到太医院后才见到皇上。

  宫门紧闭,上朝的官员被堵在外面,思琪让周夫人去杭州先缠住纪纲,两人扮成老百姓出城时没被怀疑。吴之问见到周新后劝他找段无极喝茶聊一下,吴夫人在段无极手上,吴之问请他过去喝茶也是被逼无奈,周新听完后愿意前往。周新被马车接到诏狱里,诏狱天下闻名。

  周新进诏狱后见到段无极,段无极带他见到被关押的酒馆伙计,周新承认那晚伙计见到的人就是他,段无极提出他的交换条件,周新问起洪天佑之事,段无极承认是他所为,周新质问他清河坊的连环杀人案,他的推断十分准确,段无极都承认了。

  段无极向周新问起那几名游侠的下落,周新认为段无量是死有余辜,他没说游侠的情况,段无极欲对他用刑。纪纲带着刑部尚书来到杭州按察司,刑部尚书被安排在房间里查看卷宗。段无极带着纪纲来到山洞后看到从寺庙里搜来的金银财宝,纪纲非常喜爱。雪雁听小榔头说起诏狱,她对那里很熟悉。

  思琪和周夫人来到按察司门口时被拒绝,吴之问带她们去见周新。

大明按察使第29集剧情介绍

  刑部尚书提审周新,周新提出传办案之人讯问,余人杰被带至公堂,周新看到他满身是伤,余人杰畏惧没说实话,周新要和他当堂对证,吴之问在堂上不敢说话,周新被上了枷锁后押入大牢。周夫人见到纪钢后要见周新一面,还跪在地上求他,纪纲让人将她扶走。小榔头和雪雁在街上看到抓他的告示,回家时他听到屋里有声音,进门后见到思琪和周夫人。

  段无极在大牢中对周新用刑,周新并不屈服,他在刑具面前晕了过去,周新一直坚持他的信念。纪纲来到诏狱指责段无极对周新用刑,段无极只好命人将周新弄到一旁休息。纪纲在周新面前假装好人,周新清楚纪纲明白一切,只是没想到余人杰被逼成那样,周新明白他的意思,纪纲提出交易条件,周新表明人生信条。

  周新听完纪纲的话后感觉到奇耻大辱,他要回牢房受刑,就是死也不是屈服。段无极等周新出门后走出来,纪纲命他将周新送回京城,段无极担心后患无穷,纪纲原本没想杀害周新。思琪、雪雁和小榔头来到诏监狱准备救出周新,雪雁亮出腰牌,周新被关在甲字号牢房,他们看到受刑的周新后要救他出去,周新在劝说之下只好离开,小榔头留下假扮他。

  小榔头听到有人来到后假装蒙着头睡着,牢房里被吹了毒气,小榔头中毒身亡,他成了周新的替死鬼。皇上听完梁御史的汇报后夜间亲自来到杭州,纪纲听说后马上过去,他还不知道段无极已派人弄死周新,纪纲十分吃惊,段无极自认为做的天衣无缝,还用威胁之言向纪纲说话。

大明按察使第30集剧情介绍(大结局)

  纪纲担心那些搜刮的珍宝被发现,他派段无极前去处理。皇上召见纪纲,刑部尚书也陪同前往,梁御史问起周新,皇上也询问起周新查案之事,纪纲将责任推在刑部尚书身上,刑部尚书汇报案情,纪纲故意不表明看法,梁御史认为此案错综复杂,疑虑重重,刑部尚书的花天酒地被皇上指责,皇上也不相信周新会知法犯法。

  纪纲向皇上汇报说段无极负责看押周新,梁御史知道后十分恼火,皇上得知关押在甲字号牢房的犯人死去,但死人的是小榔头,纪纲听完马上出门查看,刚一出门就见到周新。皇上让周新为自己辩解清楚,周新提出传吴之问和余人杰上场,余人杰承认做了伪证,他拿出母亲的玉镯和亲侄儿的发辫,余人杰道出真相,吴之问也是迫于无奈。

  余人杰整理的详细案卷被段无极烧毁,周新提出传人证和物证,皇上同意让众人进门,周新将祝宝贵的卷宗呈上,雪雁也为此作证,她亮出锦衣卫的标识。纪纲认为段无极一案缺少人证和物证。

  周新向皇上汇报纪纲派锦衣卫从寺院里搜来的珍宝,纪纲将责任都推在段无极身上,周新知道段无极已经趁乱逃走,纪纲奉皇上之命前去抓获,梁御史和刑部尚书也替周新说好话,皇上命梁御史全权办理。周新被调往京城任副督御史,纪纲想找个地方和他谈谈,周新知道他把段无极藏了起来。

  纪纲在段无极的事情上向周新道歉,他不想成为冤家对头,周新要知道段无极的下落,他能看出纪纲心里也很慌张,纪纲拉开帘布后周新看到段无极已死,周新指责他杀人灭口,纪纲相信任何人都验不出段无极的死因。周新来到小榔头坟前拜祭,他后悔当年把他从家乡带出来,周新答应他回京城后不再多管闲事,周新想起和小榔头在一起的日子。

  思琪在小榔头坟前找到周新,她不打算去京城,思琪要留下来多陪小榔头几天,雪雁要跟随思琪去闯天涯,周新带家人踏上归京之路。(全剧终)

看了“大明按察使分集剧情介绍(1-30集)大结局”的还看了:
【请一定要用(迅雷7)】下载额!
2015-2016 迅雷电影下载地址免费分享 www.xpiaohua.com . 我要反馈
新飘花电影网是一个免费分享迅雷电影下载地址的网站,本站并不存放任何资源,所有链接地址版权归原权利人
本站拒绝一切非法电影,欢迎大家监督 有问题可联系管理员